《鹤望》原文—风之羽

  1. 声明:
  2. 正文:

声明:

《鹤望》BY:风之羽 (古风阁收藏自网络)

同名改编广播剧在线收听:

http://www.gufengge.org/videos/antiquity-bl-drama-tsurumi-be/

正文:

第 1 章

传说,有一只鹤,体态高雅而美丽。

一天,它飞离了自己的家园,来到了另一处水土肥美的地方。

美丽清澈的池塘边,它刚刚落下想要歇息片刻,就被猎人折断了双翼的长翎。

惊叫着,挣扎着,任凭如何挥动双翅,却再也回不到碧蓝的长空。

猎人说:“你真美,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仙鹤。留在我身边吧,你的舞姿只有我能欣赏!”

鹤每日哀鸣着,望向东方自己的故土。

血红的泪滴落,种植在炽热的土地里。

有一天,泪滴落的地方,长出了一枝奇异的花。

火红的花瓣折成鹤的头颅,墨绿的花叶上,斑斑点点落满了血色的泪痕。

花鹤的头,永远向着东方。

有人说,那是鹤的精魂,化成了花,熔成了叶。

花的名字,叫“鹤望”

*****

“你看,”我眯着细长的眼,缓缓地展开了手中的卷轴。“你见过这么美的花吗?”细长的手眷恋地滑过卷轴上的鲜亮色彩。

素色的帛绢上,一支血色的兰孤寂地在风中绽放,远远的,是一片樱林。樱已经快谢了,满天飞卷的是粉色的樱瓣。隐隐地,在花雨中,映着一个淡淡的身影,乌色的及腰长发披散在修长的背后,衣裾轻扬,微侧的脸部看不清容颜。

“很重要吗?”他皱起秀丽得近乎冷酷的双峰,轻嗤了一声。

我只是笑了一下,收起了画卷。

他又怎么会明白。

推开窗,冷冽的寒风吹了进来,让我浑身一颤。画卷上优雅又略带哀伤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中益发清晰起来。

“你又想做什么?”被粗暴地扯回来,他近乎粗鲁地抓着我的下颚,冷冷地问我。

“没有啊!”我恍恍惚惚地笑。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屋里炉火正旺,干燥的木材噼噼啪啪地响,混乱着我的思绪。承受着暴风一般掠夺的我,盯着在风中摇摆不定的木窗。

老师——

我终于明白了。

嘴角扬起了一抹浅笑,朦胧中,我似乎见到了漫天飞雪中绽放的那支火鹤,血一样鲜艳的兰。

************************************

见到鹤师傅那一年,我七岁。

静静地跪在和室中,我向新来的师傅行礼。严守礼度的我一直是天皇陛下和夫人的骄傲。抬起头的时候,我依然低着眉。

“你好。”温柔的声音满含暖意。

我困惑地望向声音的源泉。看见的,是一张纯净的脸,纯净的笑脸。

他的笑容可以融化久冬的寒霜,可以催发晚柳的新芽,可以净化污浊俗世的魂灵。他脸上最生动的部分是他的眼睛,清澈得像个刚出生的孩子。严格来说,他长得并不十分美丽,对我这个从小生活在无尽美色中的皇族来说,甚至可以称得上平凡。可他有一种无人可比的气度,优雅地让人如沐春风一般可以放下一切的负担,安宁又舒适。

“以后,请您多多指教了。”他笑着,遵循着应有的礼仪向我行礼。

而我,竟然忘了回礼,楞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

“你的声音——”

“啊?”

“真温暖!”

他又笑了。一瞬间,我产生一种错觉,春天来了吗?

他的真名是什么?没人知道。就算是我高高在上的父皇,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来历。只知道,他来自遥远的与我们隔海相望的国度,有着广博的学识和惊人的医术。

“我该称呼您什么呢?”我苦苦思索,万分烦恼。

他手撑着扶栏,望着外面。“你说呢?”

望着他的侧影,我突然想起了在父皇庭院中闲居优雅的鹤。

“鹤……我可以叫您鹤老师吗?”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同时,我看到了他惊异的回眸。

“你怎么知……算了……你就这么叫吧,反正也差不多。”他笑了下,目光又投向了窗外。白色的和服下,纤长的身躯散发着香甜的气息。

“老师,您很孤独吗?”望着他的背影,我突然问他。

“孤独?!”他的身躯微微一震,“或许吧。”他用一种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回答我。

“以后我可以陪着老师啊!”我拉着他的衣角,急切地交出我的承诺。

他笑得很开心。

“殿下,您给我取了个名字,我是不是也可以给您取一个呢?”

“好啊,我可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名字呢。正仁,正仁的一点也不好听。”

“那么,”他的温柔双眸中映出我的小小身影,“你有一张如同樱花一般的脸啊……”他抚着我的面颊,“那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我可以叫你——‘流樱’吗?”

“流樱!流樱!”我嘴里喃喃念着,心中溢满了快乐。“我好喜欢,我以后,就叫流樱了!”

“嘘……,别让别人听见,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好吗?”他伸出了白皙有力的手指,“我们拉钩哦!”

“好!”我伸出了自己的手。

“藏在门后的小姑娘呢?”老师招了招手,门后露出了未知的小脑袋。

“不来,不来,你们自己玩,都不带我!”面前与自己酷似的一张脸垂泫欲泣。

“怎么会呢,美丽的小公主,你也可以和哥哥一样起个自己喜欢的名字哦!”老师摸了摸未知的小脸。

“那我也要老师起,而且要和正仁哥哥一样好听的。”未知仰起她骄傲的头颅。

“这样啊,那公主喜不喜欢‘雪樱’?”

“雪樱?”

“对啊,你看窗外飘落的樱花,比雪还要美丽哩!”

“对啊——”

**********

鹤是个温柔的人。对我和妹妹而言是个极特殊的存在。

“哥哥,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老师!”未知红着脸对我说。

“那我呢?”我急切地拉着未知的手,“你和老师在一起,那我呢?”

“哥哥也可以和我们住啊!”未知小小的脸上散发着光采,“哥哥要是女孩子就好了——”

“为什么?我才不要呢!”

“那样我们可以一起嫁给老师啊,我们三个人就永远不用分开了!”未知无限神往。

“我才不要呢!”我撇着嘴不以为然,“我才不要你像妈妈一样和好多好多女人一起侍奉同一个男人。如果你要嫁给老师,我就在边上保护你,把那些想和你抢老师的女人通通打跑!”

“嗯!哥哥最好了!小雪最爱哥哥!”

没有人的时候,未知是雪樱,我是流樱。

“嗯!小雪最乖了!哥哥也最爱小雪!”

闭上眼,小雪的声音清晰得仿佛就在耳边,可是,我再也听不见了。

风,呼啸地肆掠在屋外。

屋内,静静地,只有木材燃烧时间或发出的轻微爆裂声。身边的床铺依旧滚烫,而我的心却如曝挂在飞雪的屋外——冰寒彻骨。

“雪!”从喉底发出绝望的低呼,一滴思念,悄悄滑落枕边。

“哥哥,哥哥!”手执着菖蒲,小雪飞快地向我跑来。跑到我的近前,小雪手捂着胸口急促地喘息着。“听说了么?伊贺家的长川信一郎先生到这里来了!”

长川?难道是传说中伊贺流的传人,国内最受人尊敬的武学宗师长川先生?!

小雪兴奋得涨红了脸道:“知道吗?他就快是我们的姨父了!我听前田夫人说,下个月,长川先生即将迎娶千菊阿姨做正妻。下个月唉!我们又可以出宫了!!”

“哐”得一声,我回头。

鹤手中的药罐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老师!”我愣愣地看着他。

“啊,我的手滑了。”他平静地说着,脸色却变得格外的苍白。

“老师——”望着他离去时的背影,我耳边传来了小雪格外清脆的声音。

“哥哥,老师认识长川先生的哦!”

“听说,老师是长川先生引荐给父皇的呢。”

或许正因为如此,才没有人去询问老师的来历。对所有人而言,长川信一郎,比任何证实都来得有力。

可是,为什么他从来不提呢?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会让他如此失态呢?为什么颤抖的手要藏在平静的外表下呢?

老师,我真得有很多很多的

为什么!!

©请注明:www.gufengge.org/hewang-novel/ +点击复制

相关古风剧本

发表评论

古风阁图标古风阁—唯美古韵,遗风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