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概述篇—8.气功在宋金元时期有何记载

在宋代,对医学书籍做过一次较为全面地系统地较刊和编纂总结。养生法方面的有关问题,也作了一些编辑整理工作,并促进了它的发展。

《圣济总录》原书末有咽津、导引、服气三部分,是专论气功锻炼方法的。

如:咽津法:“开口,舌柱上齿取津咽之,一日得三百六十咽佳。”

  导引:“人之五脏六腑,百骸九窍,皆一气所通,气流则形和,气滞则形病,导引之法所以行气血,利关节,辟除万邪,使不能入也,”“若五脏三焦壅[yōng],即以六气治之,所谓嘘呵呼吹嘻是也,嘘属肝,呵属心,呼属脾,呬属肺,吹属肾,嘻属三焦,导引家不经师授,大月从嘘为顺行,小月从嘻为逆行,以理推之,不应如是,大抵六字泻而不补,但觉壅即行,本脏疾已即止,岂可逐日行之,古人有言,六气出不可过,过则伤正气。”(此段由冷剑苍穹按照网络素材整理,原著中有省略)

       服气:“……故服气之法,率多口传心授,或食从子至巳,或饮玉池之津,或吐故纳新,导引按跷,或餐日月,或闭所通,大抵气以形载,形以气充,气形充符,自然长久……。”

这时期有关养生的专著,有赵自化著《四时颐养录》,陈直著《寿亲养老新书》,苏东坡收集了前人练功经验,加上他个人体会,写成专集,由后人便如《苏沈良方》。陆游作的好事近词,“心如潭水静无风,一坐数千息,夜半忽惊奇事,看鲸波暾[tūn]日。”是形容入静后的特殊感觉。

张安道在《养生诀》一文中云:“

每夜子时以后,披衣起,或只在床上拥被而坐亦可,面东若南,盘足,叩齿36通。

握固,即以拇指握第三或第四指,握拇指两手拄腰腹间。闭息,须先闭息以去虑,扫灭座相,使心澄湛,诸念不起,自觉出入息调匀,即闭定口鼻。

内观五脏:肺白,肝青,脾黄,心赤,肾黑。可先以五脏图挂壁上,使心中熟识五脏六腑之形状。次想心为炎火,光明洞彻,入下丹田中,待腹满气极,即徐徐出气(不得有声令耳听到)。惟出入均调,即以舌接唇齿内外,漱炼津液,未得咽,复如前法,闭息内观,纳心丹田,调息漱津,皆依前法。如此者三,津液满口,即低头咽下,以气送入丹田,须用意精猛,令津与气谷谷然有声,径入丹田。又依前法为之,凡九闭息,三咽津而止。

以左右手热摩两脚心,及脐下腰脊间,使其热透,须徐徐摩之,使微汗出亦无妨。然后以两手摩熨眼、面、耳、项,皆使其热极,再按捉鼻梁左右5、7下,梳头百余梳而卧,熟睡至天亮。 ”

对练功方法介绍得很具体,至今仍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其实是苏东坡的养生诀,原文有省略,古风阁www.gufengge.org根据网络引用整理)

南宋无名氏编的《八段锦》是较早的一本养生、导引专书,据说太极拳也是在北宋时代总结而成的。

金元时期,刘完素在《素问·玄机原病式》提到六字诀,在摄生论中专门讨论了摄生方法。张子和在《儒门事亲》书中,谈到练功吹气的方法来治疗外伤。有:“默想东方,日出,始气一口,吹在伤处”的记载。

李杲【gǎo】在《兰室秘藏·劳倦所伤论》中云:“夫喜怒无常,起居不时,有所伤劳,皆损其气,气衰则火旺,火旺则乖其脾土······懒于语言动作,喘乏,表热,自汗心烦,当病之时,宜安心静坐,以食其气,再以甘寒泻其火,以酸味收其散气,以甘温温其中气。”不仅说明劳倦可以伤脾致病、为致病之病因病理,而且说明患病之时,可以“安心静坐”来治疗,这是气功与药物综合应用的方法。

朱丹溪《格致余论》中谈到:”气滞痿厥寒治者,治以导引。”又“令以顺四时,调息神态而为治病之本。“说明练功“调息神态”,而培养正气为治病之本,对气功治疗疾病的作用,作了正确的解释。

——《气功三百问》(林厚省、骆佩钰著,1982年)

©请注明:www.gufengge.org/qigong-jinyuanming/ +点击复制

相关武术健身

发表评论

古风阁图标古风阁—唯美古韵,遗风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