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广播剧《醉恨》剧本

  1. 声明:

声明:

本文来自百度贴吧,古风阁整理发布,非原创。

剧本:后妈
声优:后妈 太奶 院长 单影 小抽子 小爱 希 独爱 孤傲 樱
背景音乐:by2《曾经的约定》
制作团队:悄无声息
题记  
旁白:
白玉终有微瑕,
剪断思念成灰。
忘却未必旧由,
但恨离宫深醉。
华光刹那盛放,
心殇独自凋零。
多年前,那个温润如玉的女子手执琉璃酒杯,对着惊为天人的他浅浅微笑。
淡淡一句“不醉不归”,共赏月,同痛饮。  
她本以为一生的乐趣不过如此。
却原来,她将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一个根本不爱她的人。
他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因为另外一个女子,亲手断送了她的幸福和性命。

 

【一】
旁白:
青绿的苔藓爬满了冰凉潮湿的石台,荷塘清水清冷地拍打着假山石,此时盛夏,正值荷花盛开之季,香雾缭绕。今朝的醉梦阁虽然一派萧条破落,但尹子清是可以想象的到,这里曾经是何等的繁华。以后,她便要居住在皇宫最东角的醉梦阁了么?也罢,她一向不爱与他人争宠,平淡而远离明争暗斗,度过这深宫生活,岂不亦是种怡然?
尹子清:
不论怎样,皇上都是不可能看我一眼的。将我安排在此地,就表明了他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情谊。从来就不会有。
我儿时的同伴连邀月现在正是他身旁的红人,她于两年前入宫,在这两年晋升三级,成为了人人不可小觑的婉妃娘娘。
我今天刚入宫,是否应该去她那里请安呢?我们本是一样的平凡女子,却因为皇上这一个人,落成了天差地别。
弄梅:
“尹昭仪,婉妃娘娘邀您过去。”
旁白:
连邀月的婢女弄梅站在尹子清身后,恭恭敬敬地道,语气里却夹杂着点点不屑。
尹子清: 
倒是连邀月先来找我叙旧了。
旁白:
尹子清应了声是,随着弄梅来到了婉妃的楚婷宫。楚婷宫雍容奢华,刚一迈入这儿,就有浓浓的脂粉味充斥进她的鼻腔。厌恶风尘的脂粉味,却还是进了连邀月的寝室。
红色纱帘后有一个娉婷的人影,袅袅香风从帐中溢出。
尹子清:   
“婉妃娘娘。”
旁白:
尹子清不仅没有要施礼的意思,还有些不耐。
连邀月掀开红帘,她浓妆艳抹,眼眸里全是妩媚风情,睫毛如蝶翅般轻颤,让人心生爱怜。但尹子清横竖只从她身上看见“俗艳”二字。
连邀月见了尹子清,挑起丰润的唇角。
连邀月:
“子清何必见外?无妨,叫我邀月罢。”
旁白:
不好违背地位在她之上的妃子,尹子清只得鹦鹉学舌。
尹子清:
“邀月。”
旁白:
连邀月站起身,斟了杯上好龙井给尹子清。
连邀月:
“好妹妹啊,姐姐可想你了。怎么,你也很想姐姐,所以到宫里来见我?”
旁白:
尹子清又怎听不出讽刺之意味?于是她瞥了瞥那杯热气腾腾的龙井茶,没有言语。
连邀月:   
“妹妹怎不尝尝?”
旁白:
连邀月风情万种地眨了眨眼,端过那杯茶,举在尹子清的唇旁。
旁白:
尹子清轻咬了唇,抬手,就着连邀月的手喝了一小口。滚烫的液体灼伤了她的舌,不出意外一定是出了疱。尹子清忍下一口气,露出虚伪的微笑,正待放下那杯龙井,连邀月先碰翻了它,茶水溅出。
尹子清:
她比我想象的还要圆滑阴毒。我本认为她只是想用茶水烫伤我,那茶水竟是溅在了她的手上,那里瞬间红肿一片,连邀月花容失色。
连邀月:
“啊呀!你为何出手伤我?是在怨姐姐的龙井过烫了?姐姐不是故意的呀!你又怎能这般报复?”
旁白:
侍女们闻声而来,见到自家主子眼泪婆娑了妆容,再见尹子清满脸自得,便恶狠狠地瞪她。
侍女:
“我们家娘娘可是千金之体,皇上最宠爱的妃子,你碰不起!还不快快道歉!”
尹子清:
“好大的狗胆呐。就算我是存心的,也轮不到你们这几个下人来教训我!要说道歉,应当是你们先。”
旁白:
侍女们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止,似是见不得自家娘娘受屈辱,夺门而出。
八成是去找皇上了。
尹子清:
我不知哪来的胆量,抱着手臂冷眼看着连邀月演戏。也许是猜到皇上要来,她哭得愈发起劲,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二】
旁白:
   侍女们气势汹汹地含恨而去,又再度气势汹汹地卷土从来。这次她们的气势,是皇上给的。
尹子清:
   我只用淡淡一眼,便判别了那男子的身份。
旁白:
   那个男子,目光是深邃如无底黑洞一般的,轮廓是俊朗鲜明的,眉宇间是有着懒散与倨傲气质的。他一身玄色龙袍,栩栩如生地用金边线绣着二龙戏珠的图腾。一块碧玉挂在腰间的蓝宝石彩带之上,华而不奢,和这楚婷宫竟有些格格不入。
   侍女们莺莺燕燕跪了一地,连邀月也盈盈施礼,泪水如断线珍珠般砸在地上。
尹子清:
   唯有我,用那种淡然的态度,坐在厚重的红木椅子上抬眼望他。
旁白:
   他没有管连邀月,更没有管那一地女婢,他只看着尹子清,眼中的茫然和惊诧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黑暗与傲然。
易萧涵:
   “见了朕不下跪的嫔妃,你是第一个。”
旁白:
   尹子清牵动唇角,竟是笑了,依旧懒懒地瘫在椅子上。
尹子清:
   “尹子清见过皇上。”  
    所有人都以为我的脑袋被皇上的出现吓傻了。我却知道自己清醒得很。我知道我这样做,那些势力的女人,就可以多跪一些时间……跪在地上,被皇上无视的滋味,绝不好受。
易萧涵:
   “你是个聪明人。”
尹子清:
   似乎不是要治我的罪,暗松一口气,我佯装轻松地摊了摊手,不置可否。
旁白:
   皇上这才转过身,居高临下地问连邀月。
易萧涵:
   “婉妃,你怎么了?”
旁白:
   连邀月烟烟袅袅地以袖掩面,泪水磅礴,又哭了半晌,方才委屈地露出白皙的手腕给皇上看,那上面的红肿已然形成了细碎的水疱。
   他微微挑起眉。
连邀月:
   “其实也不能怪子清,她也许也没料到着茶水这么烫……”
旁白:
   连邀月呜呜咽咽地解释,牛头不对马嘴。而所有的婢女在此刻都觉得连邀月是那般的善良大度。
旁白:
    弄梅看不过,愤然起身,指着尹子清怒道。
弄梅:
   “二品昭仪尹子清不过今天刚刚进宫就出言不逊欺辱了婉妃娘娘!娘娘好心请她品茶,她却用滚烫的茶水泼婉妃娘娘,伤了娘娘的玉体!皇上,您一定要为娘娘做主!我这个做奴婢的,都看不惯尹子清这种做法!”
尹子清:
   她直呼我的名讳,可见对我有诉不尽的不满。
   我闲闲站起身,倒了杯龙井,踱到弄梅面前,递给她。
弄梅:
   “妖姬,你又想做什么?”
旁白:
   她直言不讳地骂尹子清。
尹子清:
   “喝吧。”
旁白:
   尹子清硬把茶水塞到弄梅手里。
   碍于她的身份,弄梅将目光投向皇上,皇上冲她轻轻点了点头,弄梅才怒视尹子清,仰头灌下那一杯上好的龙井。
   连邀月瞬间面如死灰。
   弄梅怎么也想不到,这龙井竟是这么烫,那种灼热的气息滑过她的口腔,烫得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依稀挤出几个断断续续的音节。
弄梅:
   “烫……”
旁白:
   于是尹子清露出满意的笑容,对着皇上道。
尹子清:
   “皇上,您可看见了,这就是婉妃娘娘让我品的茶,此时都这般烫,前些时候,岂不更烫?与其说我别有居心害苦了婉妃,不如说她害苦了我,同样害苦了自己。”
旁白:
   皇上赞赏似的点了点头,面向所有人。
易萧涵:
   “今后朕不想看见这类事的发生,婉妃,你可知罪?”
连邀月:
   “臣妾……知罪。”
旁白:
   婉妃的婢女们万万没有想到皇上会定婉妃的罪,不由得目瞪口呆。同时,她们也明白,尹子清不会是一个好惹的主子。

©请注明:s://www.gufengge.org/gbj-zuihen/ +点击复制

相关古风剧本

发表评论

古风阁图标古风阁—唯美古韵,遗风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