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概述篇—6.气功在两晋南北朝时期有何记载

两晋南北朝时期,养生法方面有一定的成就与进展。

嵇康专门写了有关养生的文章。

葛洪在他的著作中,更多地阐述了有关养生的文章。

《抱朴子·至理篇》:“服药虽为长生之本,若能兼行气着,其益甚速,若不能得药,但行气而尽其理者,亦得数百岁,夫人在气中,气在人中,自天地之于万物,无不赖气以生者也,善行气者,内以养生,外以却病恶。”

《抱朴子·杂应篇》:“养生之尽理者,行气不懈,朝夕导引以宜动荣卫……可以不病……但患居人间者,志不得专,所修无恒。”

《抱朴子·养生论》:“……无久坐,无久行,无久视,无久听,不饥勿强食,不渴勿强饮……体欲长劳,食欲长少,劳勿过极,少勿至饥……内心澄则真神守其位,气内定则邪物去其身……恬淡自守,则身形安静,灾害不干……养生之理尽于此矣。”

《抱朴子·祛惑卷》:“……夫导引疗未患之疾,通不和之气,动之则百关气畅。”

陶弘景辑录了六朝以前的养生经验,编成了《养性延命录》,载有许多养生理论与方法。如:“静者寿,躁者夭,静而不能养,减寿,躁而能养,延年,然静易御,躁难持,尽顺养之宜者,则静也可养。”说明了练功时应该重视内养,方能起到强身延年之作用。又“凡行气欲除百病,随所在作念之,头痛念头,足痛念足,和气往攻之”,说明通过默念可以达到止痛的作用。又“纳气有一,吐气有六。纳气一者,谓吸也;吐气有六者,谓吹、呼、唏、呵、嘘、呬(xì),皆出气也。……吹以去风,呼以去热,唏以去烦,呵以下气,虚以散滞,呬以解极……”说明当时已经开始应用六字诀的默念呼气的练功方法来治病了。

——《气功三百问》(林厚省、骆佩钰著,1982年)

©请注明:s://www.gufengge.org/qigong-ljnbc/ +点击复制

相关武术健身

发表评论

古风阁图标古风阁—唯美古韵,遗风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