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古风阁小说网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第532章 逮捕归案

第532章 逮捕归案

和马问鉴证士:“可以查证一下这个液体是什么吗?”

“如果你认为这是关键证据,可以提出要求,然后我们就会取样去化验。”

和马:“行,取样吧,趁这个还没干。”

“明白。”鉴证士立刻转身从取证的工具箱里拿出吸水纸,开始吸地上的水。

和马又问:“几个死者的现场照片,现在可以看到吗?”

“现在?就算暗访动作快,那也得晚上才能冲洗出来了。”

麻野惊呼:“居然不是用拍立得照的吗?”

“拍立得清晰度不够,怎么能用拍立得来照现场照片呢。”

和马:“所以现在看不到现场照片?那我怎么能发现尸体上的线索?”

鉴证士把自己拿着的写字板塞给和马:“来,靠文字记述想像一下咯。”

和马皱着眉头,这时候居田刑警说:“我看了现场,可以给你讲解一下。”

和马:“那你说说,躺在这里的屋主人是什么姿势?”

“他侧着身,这样躺在地上。”居田刑警直接用手比划,“伤口在侧面,刚好破了大动脉,所以血流得这么夸张。”

和马:“所以这个痕迹是屋主躺在这里造成的?”

“对,头在这个位置。屋主的儿子躺在这里,也是侧身,然后妈妈在这个位置,三人身体的中线刚好组成了一个三角形。”

和马:“也是侧身吗?”

“对的。”

这时候麻野忽然摸着后脑勺开口道:“三个人的血,都汇聚在了一起,应该能让他们在黄泉路上做个伴吧。”

和马:“一定可以。”

麻野看着和马:“我们绝对要抓到凶手,告慰死者。”

“那是自然,你干嘛突然说这个?”和马一脸不解,“你有什么亲人被杀了案子没破吗?”

“没有啊。我就是突然感慨一下,怎么?”

“与其感慨这些,不如看看现场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细节。”和马说着用手刀拍了下麻野的头,“我去看看别的房间。”

居田刑警开口道:“如果没别的事情,我要去和我的搭档一起搜索消失的凶器了。”

和马:“等一下,凶器大概是什么样子?”

“看伤口的形状,有点像刺刀。”

“刺刀?”和马皱着眉头,“这个凶器有点让人惊讶啊。”

“组对应该会比较熟悉,福清帮的打手喜欢用一种外来的军刺,带放血槽的。但是这次这个伤口,看起来没有放血槽。那我走了。”

“搜索凶器加油啊。”和马挥挥手,然后离开了凶案现场的客厅,走向卧室。

卧室里面有个书柜,和马好奇的翻看书柜上的书。

“江户川乱步……这家伙居然是个推理迷……”

和马咋舌。

日本的推理小说读者群体非常巨大,巨大到可以让推理小说家成为国民畅销作家的地步。

也正因为日本有这种庞大的推理小说迷群体,才能撑起本格派推理出版市场。

本格派推理非常排斥用文字叙述来干扰读者对案情的了解,很多本格派推理作品就像是作家出给读者的谜题一样,对谜题不感兴趣的人看着就觉得很乏味。

和马喜欢的日本推理作家,像东野圭吾之类的,都不是本格派推理作家,都喜欢在叙述上玩花的。

但是从书架上的书来看,房子的主人是个本格派推理小说迷,他买了很多本格派的作品,而且似乎有订阅本格派推理的杂志。

这些推理杂志上刊登的作品很多都像是给杂志观众出的谜面,甚至会刊登读者分析案情的来信。

和马正翻看杂志呢,一名警服巡警过来通报:“101房间的住客的编辑到了。”

和马:“诶?要我去见这个编辑吗?”

巡警脸上写着“不然呢”三个字,和马只好点头:“行,我就来。他们在哪里?”

“在楼上101房。”

“行,我马上上去。”

和马说着对正在翻看屋内女主人的化妆品的麻野挥了挥手:“我们走。”

“这个女主人,用的化妆品很年轻耶。”麻野对和马说,“光看梳妆台的化妆品收藏,我会以为她是个女高中生。”

和马:“你看得出来?”

“是啊,有些化妆品根本就是针对年轻女孩宣传的,比如这款口红,宣传就是‘邂逅初恋’,一个孩子都十岁的家庭妇女,涂着邂逅初恋的口红,怎么想都哪里不对。”

和马:“你很熟化妆品吗?”

“很熟啊,我是帅哥啊。”麻野骄傲的宣称,“不管是自己用,还是送给女孩子,化妆品相关的知识都必不可少啊。”

和马这个瞬间,有点想命令麻野去剃个光头。他就是看不惯帅哥自夸。

和马:“你的手多少个妹子了?”

“不多,我比较专一,现在才三个。”

和马微微一笑:“哼,没我多。”

其实麻野更多,毕竟和马到现在也只是唱过玉藻一个。

但是架不住花房隆志那逼整天造谣啊。

麻野抱怨道:“过分了,过分了!警部补你居然在我擅长的领域和我叫板!”

“闭嘴,跟上。”

和马这么说,大步出了大门,在经过客厅的时候跟还在取证的鉴证士打了个招呼:“我上去听取一下101房的证词。”

“辛苦啦。”鉴证士大声说。

和马出了大门,拐向旁边,才上铁板焊接而成的楼梯。

麻野咋舌:“这个梯子,居然没有挡雨棚,梅雨季节会很不方便的。”

和马:“在新宿租五万日元一个月的房子,这种条件知足吧。”

新宿可是东京的市中心,虽然现在广场协议还没签,但地价已经寸土寸金——签了广场协议更不得了。

五万日元一个月在新宿租一个1LDK,完全无法抱怨。

和马一路拾级而上,这个破旧的铁楼梯发出了刺耳的悲鸣。

“这梯子也太久了吧?”麻野咋舌,“幸亏我比较轻。警部补你这个体重压得它喘不过气来了,你该减肥了。”

“我是练武之人,底盘重有利于稳定。”和马说。

刚到了二楼,102的房门就打开了,住客怒喝道:“谁啊?你不能轻一点吗?”

和马麻利的掏出警徽。

102的住客尬住了:“额……刑警桑啊,不对啊,刚刚不是你啊。”

“搜查一课桐生和马警部补,这是我的搭档麻野。你是102的住客?”

和马看了眼102的门口的牌子,写的是“西城”。

西城先生怒道:“看不就知道了?不是住客我怎么会从房里出来?”

和马到了102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这房间乱糟糟的,还有个水桶摆在房间正中央。

而且房间里有股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和马:“你向房东报告屋顶漏了对吗?”

“对啊,看不就知道了?我现在常备两个桶,一个放在客厅里接水,一个日常使用。如果遇到暴雨台风天,可能两个桶都要用上。”

“你报修之后房东没有说什么时候修缮?”

“他说了,‘过几天’,每次都是过几天。我看他就是觉得自己这破房子不愁租,压根不想修!”西城先生恶狠狠的说。

“所以你和他有私人矛盾。”和马说。

“我昨晚可是有不在场证明。我十点就到了酒吧,然后一路喝到了早上四点酒吧的酒保和客人都可以为我作证!酒吧关门后,我就直接去工作的地方送报纸了,我的工友们也能给我作证!”

和马点头:“了解了。”

西城先生盯着和马看了几秒,哼了一声,一甩手关上门。

麻野皱眉道:“我不喜欢这个家伙,感觉他像是在挑衅我们。‘解不开我出的谜题吧笨蛋警察’。”

和马:“他是个光头。”

“哈?”

“你们注意到吗?他头发根部有层尼龙,明显那是戴的假发。”

“我操,你这都注意到了?好厉害!”

“去101吧。”和马说。

101房给和马开门的人,一看到警徽就指着房里的人说:“我编辑来了!你问问他昨天我写到哪里了!我真的写了一晚上的稿子啊!”

房里的人站起来,向和马鞠躬,然后递上名片:“我是富士书房的编辑,最近每天都来催老师的稿子。”

和马:“你昨天是几点从这里离开的?”

“我昨天搭的最后一班电车回家。”

“哦,很晚嘛。请问那个时候你有听到什么动静吗?比如空调运转的声音。”

和马问。

日本有些人相信用根性和毅力来对抗炎热对身体有好处,所以就算家里有空调,也会一直到受不了了才开。

编辑歪头回忆了一下:“好像没有。”

和马立刻转向作家:“你能记起来空调是什么时候开的吗?”

“我……码字码到最后让趴在桌上睡着了。我稿纸上还留下了我的口水痕迹呢!口水痕迹能证明我的话!”作家有些歇斯底里的说。

麻野苦笑道:“能证明这个有什么用啊。你还是没有不在场证明啊老师。”

“我……我真的没有杀房东一家啊!虽然平时因为他们家里看电视开的声音太大,我偶尔和房东一家有口角,但不至于动杀心啊!到是102的那家伙,他说过好几次要捅死房东了!”

和马:“你确定吗?”

“对!所有的住户都听到他这样喊过。他最有嫌疑!你们去抓他啊!而且他是个烂人,根本不知道职业是什么,时常在酒吧厮混到四五点才回来,回来的时候还会大声喧哗!”

和马皱眉:“你今天凌晨听到他大声喧哗了吗?”

“没有,我赶稿真的睡着了。”

和马:“你知道你几点睡的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记得,三点左右我听到屋外的猫在叫春,所以看了下表!”

和马在警察手册上快速记下内容:三点的时候空调没开。

“感谢你的配合。请保证自己呆在我们随时可以找到的地方,祝你今天码字愉快。”

作家一副泄气皮球的模样:“我现在怎么码得下字啊!我真的没有杀房东一家啊!”

编辑也上前说:“老师连杀鱼都于心不忍,我想他肯定不会干出这种事的。”

和马:“我们会查出真相的,放心吧。请相信警方。”

作家已经一副哭腔:“下一步你们就要对我上刑了,日本警方最喜欢屈打成招了,我的人生完蛋了……”

和马:“不会的,请相信警方。可能警视厅确实有一些坏刑警,但我会找到真相。”

“你看着也是个坏刑警啊,满脸横肉的。”作家说完就关上了房门。

和马看了眼麻野:“我满脸横肉?”

“还行,没组对的那些看着就想极道的刑警那么多。”麻野说。

和马耸了耸肩,转身往楼梯走去。

“接下来干什么?”

“在现场外面转一圈,然后回总部等尸检报告。”和马回答。

**

居田刑警拿着实践报告冲进一课的办公室,抬头看到还留在办公室里的和马就大步流星的走过来:“尸检出来了。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

和马:“怎么了?”

“死亡时间是今天早上七八点钟,比我们预想的都要晚,晚得多。”

和马咋舌:“早上才死的?”

“是的,死因是失血过多。

“那么之前的推测都要推翻了,十点不到屋主的婆婆就进入了房间,然后发现了尸体。七八点才死的话,正好是上班时间,这个公寓也正好位于人流较多的路段上,附近好几个公寓租住的人都会去上班。”

居田刑警在白板上写下新的死亡时间:“去访问一下附近的居民,也许有人看到了凶手!”

和马:“现场的照片冲印出来没?”

“冲印出来了。”居田刑警的搭档龟山把一个档案袋交给和马。

和马拿出照片,仔细观察死者。

“果然有水迹。”他小声说。

居田刑警好奇的凑过来:“什么水迹?”

“你看尸体伤口附近,明显有湿润的痕迹,先有东西打湿了死者的衣服,然后才有血流出来。”

龟山刑警翻看验尸报告:“啊,法医也发现了,创面附近有不寻常的湿润,而且肌肉组织有轻度冻伤……”

和马:“是冰刀,有人用冰刀捅了三人,然后把空调开了制热,等冰刀融化之后血就会大量流出。”

“可是不应该啊,三个人完全没有反抗的痕迹,啊,等一下!”

居田刑警猛的站起来:“房东先生长期被失眠困扰,所以会吃安眠药。你看这里,房间里三个人身上都检测出了安眠药成分。

“可是孩子和房东夫人为什么会吃安眠药呢?难道凶手先请三人喝茶,茶里面有安眠药,等三人昏睡才行凶?”

和马抿着嘴:“是啊,房东先生吃了安眠药睡熟了,房东太太却没法解释啊。难道他们平时喜欢睡前和红茶?”

说完和马自己尴尬的笑起来,这种时候玩这种尬梗不太好。

居田刑警疑惑的问:“为什么是红茶?这和案情有关系吗?”

“别在意,我脑袋秀逗了。所以,到底怎么回事呢?”

四人面面相觑。

麻野拿起鉴证科的详细鉴证报告,一边翻一边说:“不如我们从别的地方入手一下?说不定鉴证科从现场找到了凶手的毛发?”

和马:“作为房东,他经常要接待住客,房间里找到谁的毛发都能解释,并不能特定某一个人。”

居田刑警叹了口气:“我看还是开始撒网排查吧,也许能从上班的人那里获得一些线索。”

和马:“如果是冰刀杀人的话,很可能行凶发生在晚上,然后犯人用空调的定时功能设定好空调自动开启的时间,然后就去尽情的制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那你怎么解释三个人都喝下了安眠药呢?”

和马撇了撇嘴:“不知道。也许是房东太太出轨了,要偷情,所以故意给先生和孩子下安眠药?然后情人过来给了她一杯有安眠药的红茶,她喝了就睡着了,然后三人惨遭毒手。”

居田刑警哼了一声:“你这太扯谈了。突然跑出来一个情人……”

麻野:“房东太太用的口红,宣传语是‘邂逅初恋’。她一个老女人,使用化妆品应该偏向于护肤,防衰老,保水什么的,但是她用的却是年轻姑娘才会用的甜美系化妆品!”

龟山刑警皱眉:“就因为这个断定房东太太有婚外情?”

和马:“这是一个思路啊,为了偷情给小孩下安眠药,然后当着丈夫的面和婚外情对象亲热,玩挺开啊,这位夫人。”

居田刑警:“这都是推断,证据呢?我们要讲证据的!”

“去走访呗,如果真的有婚外情,房东太太肯定会买男士用品。”和马说。

“她是有丈夫的女人,他本来就会买男士用品。”居田刑警提醒道。

“那她买了,但是在她家里找不到的物品,就是送给情人的了。另外,冰刀的模具也是一个入手点,这种模具不常见。”

居田刑警点头:“这倒是,从伤口的形状看,冰刀应该是刺刀形状的,这种模具要么自己改造,要么就从厂商订制。”

“那么明天我们就从这两条线入手。”

“明天?”居田刑警看着和马,“你到了搜查一课,还想正常下班?”

“不是,现在已经七点了,我们不下班,我们走访的地方要下班啊。”和马两手一摊。

居田刑警咋舌:“也是。那行吧,下班。明天记得早点来!记住了,我是这个搜查行动的指挥!”

“知道啦。”和马挥挥手。

**

第二天,和马刚到警视厅,居田刑警就跑过来说:“找到冰刀的模具了,刚刚送到鉴证科,我准备过去,你呢?”

和马:“走!你的搭档呢?”

“那蠢货估计还在女人的温柔乡呢。你的搭档不也没来吗?”

和马看了眼昨天在办公室角落给麻野家的桌子。

也不知道谁想到,搬了个学校的课桌给麻野当办公桌,看着和整个搜查一课格外的格格不入。

和马:“我们走。”

居田刑警点头:“走。”

片刻之后两人赶到了鉴证科,和马一眼就看到那个木头做的模具。

“木头?”

鉴证士点头:“对,木头。内部用砂纸磨得锃光瓦亮,制作者是个木工活的行家。”

和马立刻想起住户资料里的内容。

“102的住客当过木工啊。”和马说。

“光凭这个没法证明是他。在这上面找到指纹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吗?”

“没有。”鉴证士摇头,“仔细的擦拭过了,什么都找不到。”

和马凑近闻了闻:“有股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诶,有吗?”鉴证士大惊,凑近闻了闻,“没有啊!”

“有的,我鼻子比较灵。”和马回答,“你好好化验一下,一定有残留。这个味道,我记得,在102房我也闻到过同样的味道。”

这时候麻野急急忙忙的跑来,看到和马就大声抱怨:“桐生警部补,你倒是和你的搭档汇合一下,再开始查案啊!”

和马:“你来得正好,我们去抓犯人吧。”

居田刑警大惊:“抓烦人?别闹,申请逮捕令很麻烦的,除非你能抓现行犯。”

和马对居田笑了笑:“反正只要罪犯认罪,日本警察就能逮捕他不是吗?所以比起踏踏实实的去排查,还是直接和犯人当面对质比较快。这也是我在三亿日元劫案的侦破过程中学到的。”

三亿日元劫案,和马全靠对犯人逼宫,实际上手上一点证据没有。

所以他深刻的认识到日本警察对犯人认罪的重视。

只要犯人自己认罪了,日本警察就能靠很少的证据就给人定罪。

所以比起侦查,击破犯人的心理防线让他认罪才是最重要的。

想不到侦探小说里,居然是真的。

和马大步流星的走出鉴证科,直奔电梯。

现在西城先生正在送报纸,他工作的配送中心,和马早就烂熟于心。

他取了车,带着麻野直奔目的地。

然后他很遗憾的被堵在半路上了。

没有警灯警笛是他永远的痛。

关键这还不是用可丽饼店的设备录个警笛就能解决了,有警笛的警车都要登记,没登记在册的车子乱响警笛是要被穿小鞋的。

好不容易西城工作的地方,和马发现人家下班了。

然后折腾了半天,和马才在一个柏青哥店找到西城。

西城看了眼和马:“是刑警桑啊,我没什么想跟你说的,我的不在场证明是完美的!”

和马:“但你隐瞒了你和房东太太偷情的实施,不是吗?”

西城玩柏青哥的手僵了一下。

“哪有如何?”西城朗声道,“有规定不能搞有夫之妇吗?”

“房东太太每天晚上会给自己的儿子下安眠药,为的就是和你偷情。然后前天晚上,你在带的酒里面下了安眠药,给她喝下之后,用三把冰刀刺中了房东一家。”

“你指控我,有证据吗?”西城打断了和马的话。

和马笑道:“我当然有。这是现场的照片。”

和马拿出照片,展示给西城先生看。

“你有没有发现房东先生的姿势不一样了?他中途醒来了,然后握住胸口的冰刀,这个时候已经融化了一部分的冰刀一下就断掉了,房东先生也因此提前出血而亡。”

西城怒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当天晚上通宵喝酒,第二天就去送报了!我有不在场证明!”

“你没有。因为真正的行凶时间是那天晚上十二点之前。至于证据嘛……”

和马伸手一把拿下西城头顶的假发:“就在这里。我之前就注意到了,你的假发边缘这里有点不齐整啊,为什么呢?”

突然被拿掉假发的西城先生有点慌:“你!把假发还给我!”

和马高高举起假发,因为他人比较高,就算西城站起来,也没有办法抢回假发。

“回答我,为什么你的假发边缘有点不齐整?一般这种假发,会做得以假乱真!可我看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戴着假发,你的秃子!”

西城恼羞成怒道:“假发质量不好而已!”

“不对!这假发我看质量挺不错的,是你在某些过激行为的过程中,把假发扯坏了!你这么宝贝的戴着这个假发,我猜送它给你的人,对你很重要吧?只要去调查一下,大概就会知道,是谁送你这个假发的!”

“你去查啊!”西城先生喊道。

“另外,我在你的房间里,看到了女性向时尚杂志。”和马盯着西城,“就是昨天你开门的瞬间,我就看到了!‘邂逅初恋’,这句广告语就写在杂志上。我想你曾经购买过那一款口红,但是在你的房间里,应该找不到它。”

“我在酒吧经常送东西给遇到的女性,而且我要多看时尚杂志,才能有撩妹的话题!你根本不懂怎么撩妹吧?”西城嘴硬道。

“你应该不知道吧,这些奢侈品,为了证明自己的尊贵,都是有编号的。你买的是哪一只,只要查一下就知道了。”麻野忽然插嘴道,“而那个编号,就写在包装盒的底部哦。”

西城愣住了。

和马继续说:“还有,我在你家闻到了空气清新剂的味道。那天你该不会是有什么想要掩盖的味道吧?比如血腥味。”

西城:“凶案发生后,我家立刻就被警察搜查过了!”

“是啊,当然会被搜查。但你要掩盖的这个味道,不是事实上存在的味道,而是你心中的味道!”和马大声说,“顺便,你扔掉的模具,也带有清新剂的味道。鉴证科会证明和你曾经喷洒在家里的那种是同一个香型!”

和马突然把声音提高:“西城桑!坦白吧!”

西城被和马突然提高的音量吓了一跳,片刻之后才颤颤巍巍的说:“我和房东太太,只是玩玩而已。”

和马怒喝:“交代你的犯罪事实!别绕弯子!”

“我交代。我根本没认真,但是房东太太忽然跟我说,她想和我走。你能想象吗?一个半老徐娘,而我还是大好青年,她居然要我娶她!

“所以我就决定分手,但是房东太太说,我分手的话,就告诉他先生,然后把我从房间里赶出去。那个房东,非常凶暴,揍过我很多次。我本来和房东太太好,就是为了报复他!

“没想到他们夫妻俩是一回事!一起欺负我!所以我,所以我决定报复他们两个!

“我在房东家里看了侦探小说,上面有用冰刀杀人的密室,所以我决定仿照上面的做法。”

和马冷笑道:“你真是太天真了,现代刑侦学早就大大的发展了。”

“我有戴手套,没留下指纹!而且我经常出入房东的房间,本来就会留下指纹和毛发!”西城先生说,“我在杂志上看到过这种手法。而且杂志上说了就算用警犬,也没有办法闻出来问题。”

和马咋舌:“这些侦探杂志在干什么啊。”

“但是我没有想到,遇到了仿佛杂志里一样机智的警探。”西城看着和马,“你就凭那一眼,就看到了我房间里的杂志,太厉害了。”

“我眼睛比较尖。”和马耸了耸肩。

这时候,警笛声由远及近,一辆警车停到和马所在的柏青哥店前面,片刻之后居田刑警冲进来对和马说:“丢弃模具的地方,有人看到疑似西城的人,警视厅已经签发了逮捕令……诶?”

和马:“他已经认罪了。不过,看起来已经不需要我来逼宫了。”

西城一脸震惊:“我怎么可能被看到?我明明是早上人最少的时候……”

“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和马拍了拍西城的肩膀,“进去再好好忏悔吧。”

麻野咋舌:“等一下,签发逮捕令是因为有目击者看到西城,那我们的功劳呢?”

和马拿出兜里的录音机:“在这里啊。我逼问的全过程都在这里。”

居田刑警:“桐生警部补注意到了冰刀犯案,注意到了模具上的味道,已经是大功了。西城三郎,我宣布以谋杀罪逮捕你!你可以保持沉默……”

和马突然打断居田刑警的话,大声说:“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但是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我草,我就是为了说这句话,才当的警察!”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www.gufengge.org)我在东京教剑道古风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 - 我在东京教剑道全文阅读 - 我在东京教剑道txt下载 - 范马加藤惠的全部小说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古风阁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我在东京教剑道斗罗之须佐套大佛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
完本推荐: 首富刚上幼儿园全文阅读都市绝世奇遇全文阅读魔道祖师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穿书之诱宦为夫全文阅读金屋恨全文阅读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全文阅读坠落全文阅读裙下臣全文阅读朕只是一个演员全文阅读高攀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满级绿茶穿成小可怜全文阅读一周目后哲奈累了全文阅读这只是个咒语全文阅读撩拨[娱乐圈]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拐走女老师的闺蜜全文阅读清穿之皇子的自我修养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揍敌客的自我修养[综]坠落我能提取熟练度[快穿]戏若浮生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当然是选择入魔长公主无处不在驸马之道白日梦我在生存游戏做锦鲤重返高一皇家级宠爱大秦:我,长生不死黑夜如我[综反派]偏爱魔道祖师裙下臣夜阑京华病娇太子拯救计划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拐走女老师的闺蜜世界第一游乐场重返1985财神督促我当大佬这个NPC太可怕了盖亚游戏[无限]金屋恨重征娱乐圈[重生]别哭这只是个咒语

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在东京教剑道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在东京教剑道txt下载手机版 - 范马加藤惠的全部小说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古风阁小说网移动版 - 古风阁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