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君一座百花楼,不诉离别不诉忧

文/紫月兰汐

——————————你是我经久不变的时光中独自开放的一朵妖魅————————

花满第一楼,桃花夭夭灼芳华,谁承誓碧落黄泉又终究生死不见,你我只记那倾城一眼忘却繁华世三千,无怨无恨写流年,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二楼,佛桑花开失年华,谁许诺一世长安又终究无影阑珊,你我只记那风花雪月启唇无忧安乐愿,红尘阡陌暖心间,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三楼,荼蘼花落艳朱砂,谁低吟伊人蒹葭又终究沧海桑田,你我只记那浮生若梦看尽百态是非怨,携手共度三生缘,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四楼,彼岸花绽送秋霞,谁纠葛红尘万丈又终究肝肠寸断,你我只记那千年等待蹁跹三生冥河岸,不饮孟婆水忘川,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五楼,业火红莲笔下画,谁撰写浮生诗篇又终究弃笔烧笺,你我只记那如痴如醉扣下相思付姻缘,微雨听琴笑意浅,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六楼,昙花一现情难拔,谁闲敲黑白棋子又终究兵戎相见,你我只记那错步相缠紧握手中痴红线,青丝白发尽染遍,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七楼,月中桂外弄琵琶,谁眷恋天上人间又终究自慰自怜,你我只记那九曲回肠执手红尘楼并肩,天地雪夜情迷乱,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八楼,倾日葵花咫天涯,谁浅唱求凰笙歌又终究奈何离散,你我只记那花前月下吟咏上邪与永远,对月把酒问青天,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九楼,紫海薰衣说潇洒,谁听闻紫蝶翩翩又终究折翼泪翩,你我只记那百代过客相缠永世情缘牵,携手百年化轻烟,谁说不缠绵?

花满第十楼,一株二艳双生花,谁流连月深夜黑又终究生死绝恋,你我只记那日夜缠绕刻骨情丝自心怜,只羡鸳鸯不羡仙,谁说不缠绵?

———————-转身一缕冷香远,逝雪深,笑意浅,来世你渡我,可愿?———————

花满十一楼,门前樱花侯君归,谁一纸笔墨将咫尺转变天涯说惭愧,谁月下抚琴将锦瑟丝弦唱断泪低垂,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十二楼,拈折白梅枯花蕊,谁且试天下将恩怨转变情仇话无悔,谁血染白纱将入骨相思道尽寒风吹,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十三楼,晓雾水仙颜自缀,谁挑开皮面将美眷转变陋颜怒情罪,谁孑影阡陌将点寸情丝弃下人心碎,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十四楼,紫檀迷迭兀自追,谁挥袖长离将誓言转变戏言嫌累赘,谁袖舞流年将倾城红妆卸下骨成灰,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十五楼,幽潺睡莲空自颓,谁锦铺红锦将所钟转变之一舍恩惠,谁对月独酌将执念痴缠演变陌路偏憔悴,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十六楼,烟雨风信日增辉,谁青衫乱塌将情真转变假话道难回,谁烛灭折花将痴守眷恋埋葬盘发皈,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十七楼,凌月星辰忆思谁,谁携手天涯将执手转变梦魇笑云挥,谁含嗔怨叹将如花美眷蹉跎独自摧,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十八楼,墙角牵牛映霞晖,谁金戈铁马将残阳转变红嫁余甲盔,谁独上宫楼将七重纱衣血染不相随,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十九楼,碧宫仙客常年翠,谁一别经年将蒹葭转变笑话情色褪,谁手掌烈火将锦书三千尽弃剩笔麾,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花满二十楼,缠绵百合红烛对,谁相望无言将阳晴转变阴霾听子规,谁空负韶华将一头青丝霜染守深闺,若来世我以情做笼囚君一生,君可会后退?

———————-今世万般痴缠并肩走过,若入轮回,你会不会忘了我————————–

花满二十一楼,木棉凌霄夫妻崖,惹得旁人羡煞,你我许诺白首一人家,朝暮情深话桑麻,也算是佳话。

花满二十二楼,粉面菖蒲争朱砂,惹得旁人戴发,你我门前亭下舞风雅,缠绵花前与月下,也算是佳话。

花满二十三楼,夜来香袭胜紫姹,惹得旁人作画,你我寒月西楼弹琵琶,一歌一舞展风华,也算是佳话。

花满二十四楼,蓝色妖姬情无暇,惹的旁人牵挂,你我江湖漂泊尽潇洒,红尘万丈犯痴傻,也算是佳话。

花满二十五楼,玉蝶恋花怎自拔,惹的旁人浮夸,你我良缘携手揭喜帕,发乱衣解暖床榻,也算是佳话。

花满二十六楼,蔷薇倾绽过篱笆,惹得旁人笑罢,你我抛却功名于繁华,庭前阁下吟蒹葭,

也算是佳话。

花满二十七楼,栀子花开一刹那,惹得旁人羞恰,你我乘风入梦轻踏马,双影依偎上白塔,也算是佳话。

花满二十八楼,紫藤攀附枯枝桠,惹得旁人惊诧,你我并肩山水指轻划,夜冷衾寒落帐滑,也算是佳话。

花满二十九楼,百却一来玫瑰茶,惹得旁人墨洒,你我执笔蘸墨作杀伐,阅尽史书笑喧哗,也算是佳话。

花满三十楼,无暇梨花情不化,惹得旁人共话,你我十里锦铺高灯挂,红烛摇曳纸窗纱,也算是佳话。

———————————–你是我眺望到深海还想到达的地方—————————–

花满三十一楼,你说吀靨花开是真诚,为何还携手倩影抚琴筝,我看透了你的眼神,拥抱逐渐冷却的余温,最终望穿岁月的年轮,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三十二楼,你说丁香覆忧撰情本,为何还刀剑血影业火焚,我晓明了你的伤痕,泪泣你血雨腥风的残忍,最终葬三世的情深,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三十三楼,你说紫云英落繁叶盛,为何还飞刀破空斩除根,我明白你的怨恨,伤怀你满目苍夷一人孤身,最终徒留渐灭璃灯,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三十四楼,你说天竺葵绽情深沉,为何还衾寒冷榻留孤枕,我理解你的孤韧,释怀你无言相守总是清冷,最终笑言一场鸳鸯离分,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三十五楼,你说铃兰穗弯映良辰,为何还覆手翻云负诺承,我听过你的传闻,见证你无依凄冷数尽花灯,最终合掌念佛遁入空门,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三十六楼,你说杜鹃声泣不忍闻,为何还拂袖不归酒自斟,我看尽你的坚恒,接受你山高水远妄自恨嗔,最终北下江南布织农耕,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三十七楼,你说椀叶香椿理惜珍,为何还独上高楼无眠更,我守望你的星辰,痴等你肝肠寸断有缘无份,最终锦瑟尽断为他汤羹,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三十八楼,你说苍兰怒绽世安稳,为何还乱世狼烟定纷争,我漠观你的攀登,笑许你江山如画剑指冷哼,最终浮世潇洒归土无声,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三十九楼,你说春花秋月虞美芬,为何还广纳名媛闭窗门,我眷恋你的唇吻,痴缠你水月镜花梦醒时分,最终唱彻笙歌擦肩相逢,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花满四十楼,你说忘忧常开许山盟,为何还死生不见怨浮生,我解除你的毒瘟,忘却你碧落黄泉携手旅程,最终红衣作嫁紧握红绳,再不求其他,只愿君安好无忧过红尘。

———————————当年倾城一眼相思入骨,尔后颠倒磨折万劫不复————————

花满四十一楼,那年你打马而过我的家府,倾城一眼我便身中情毒,原来你早倾心于她惊鸿一舞,原以为时钟花开便可鸳鸯双宿,却是一人走罢漫漫长路,再无归处,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四十二楼,那年你微服私访躲雨西湖,倾颜一语我便相思刻骨,原来你早千娇百媚一眼三顾,原以为油桐花绽便可予我妻书,却是暖化深宫冷阁无诉,泪尽陵墓,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四十三楼,那年你破旧青衫吟诗诵读,十年寒窗我便以沫相濡,原来你早锦衣玉食迎她做妇,原以为仙掌自恃坚强何怕孤独,却是夜半心殇泪涌痛苦,自刎归途,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四十四楼,那年你覆雨腥风剑挑江湖,正邪难同我便一心相护,原来你早嗤笑淡漠视之陌路,原以为舌兰绽放便可痴心不负,却是刀剑穿心看破归途,死不同墓,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四十五楼,那年你卷地风沙江山颠覆,血染山河我便万里奔赴,原来你早忘却前番为她发梳,原以为松虫最悲仍不敌你眉目,却是还未作嫁一人终苦,佛也不渡,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四十六楼,那年我高高在上贵为公主,情深甚海却要联姻西楚,终是沧海桑田红衣似火好梦尽输,原以为密蒙袭香便可安之若素,却是相思情深繁华空无,红尘几故,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四十七楼,那年我楼台舞袖惹人停驻,点寸情丝却要弃罢全部,终是前尘尽散醉酒风流初心如故,原以为紫藤执着便可退隐幽谷,却是忧愁难诉只身沉浮,赠以寿福,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四十八楼,那年我深宫冷院只羡茅屋,浮生牵挂却要萧郎陌路,终是宫闱繁华九门荣光覆灭灯烛,原以为荨麻恩爱便可携手和睦,却是无眠吟歌独饮琼露,风月一壶,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四十九楼,那年我抚琴庭前抬眼嵌入,求凰曲盛却要摔琴绝抚,终是蒹葭堪折情丝缱倦金殿红铺,原以为天堂鸟放便可同甘共苦,却是相望无言泪坠天幕,情葬枯骨,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花满五十楼,那年我修仙做佛成你门徒,诚念佛说却要刀剑杀戮,终是魂飞魄散天规难恕轮回百度,原以为蒲英飘落便可并飞天处,却是两两相望只剩嚎哭,一卦一卜,问君来世可愿与我共朝暮?

———————-浮生若梦一场,此后无你与共便是好梦也悲凉————————————-

花满五十一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情丝万丈,终难逃一句陌路相忘,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千日红说情长,最后却是无言对望,我弹曲奏琴舞霓裳,只愿舞去你半生的悲凉。

花满五十二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封侯成将,终难逃一笔逆臣乱党,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枝桂花说荣光,最后却是骨化草荒,我抬目笑看六月霜,只愿消除你一生的冤枉。

花满五十三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江湖猖狂,终难逃一招惊涛骇浪,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朵龙胆说雄刚,最后却是乱坟身葬,我拔剑自刎坠君旁,只愿碧落黄泉也共欢畅。

花满五十四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天下无双,终难逃一面风华沧桑,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枝阳柳说年芳,最后却是浮生虚妄,我送别美眷渐黄,只愿伴你岁月绵绵情不央。

花满五十五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执笔轻狂,终难逃一点相思成肓,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朵牡丹说夫郎,最后却是无计过往,我羞颜红豆轻安放,只愿慰你满目忧愁琳琅。

花满五十六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名震山岗,终难逃一梦月寒临窗,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朵连翘说安详,最后却是雨泪哭腔,我举杯相邀酒千觞,只愿君醉别烟雨前尘忘。

花满五十七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宫商弹唱,终难逃一场情痴心殇,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朵紫薇说鸳鸯,最后却是一人断肠,我覆手天下拥君王,只愿赠你万千风情独赏。

花满五十八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福寿满堂,终难逃一醉梦枕黄粱,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朵石楠说念想,最后却是夜半惆怅,我倾覆六界建梦乡,只愿予你浮世长梦安康。

花满五十九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北起苍狼,终难逃一层冷院高墙,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朵石竹说浩荡,最后却是无人身旁,我凤冠加身做妻娘,只愿伴你生世朝沐晨阳。

花满六十楼,我听闻你说红尘悲凉,纵然与人琼浆,终难逃一恨伶仃求凰,我笑言那是谁折下一朵迎春说青苍,最后却是泪落心殇,我重着鲜衣裹戏装,只愿君此生安乐笑颜长。

—————-前世奈何桥上我是不是同你擦肩而过,才换今世携手红尘并走岁月静好———–

花满六十一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杏花插戴发梢,与我门前庭外共舞妖娆,许我三世姻缘红绳牵绕,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六十二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水烛缠绵暮朝,与我竹林柳外奏琴吹箫,许我天上人间岁月静好,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六十三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凤仙江山多娇,与我楼兰古国沧海一笑,许我碧水山林名利双抛,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六十四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葱兰长提春晓,与我江湖风雪与子同袍,许我携手并肩天涯海角,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六十五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凌霄褪罢寂寥,与我千娇百媚风华独邀,许我深宫冷院同子偕老,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六十六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茑萝花圆月好,与我落日桃花打马古道,许我情深不寿暮暮朝朝,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六十七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木兰浅唱情谣,与我锦瑟和鸣红灯花轿,许我山盟海誓共晴良宵,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六十八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勿忘相思难消,与我寻常巷陌烹菜制糕,许我细水长流眉目画描,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六十九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月季星月缠渺,与我把酒问月浮生笑闹,许我花前月下乘舟江潮,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花满七十楼,红尘百折戏中你赠我芙蓉比拟月貌,与我浮世烟火魂归奈桥,许我碧落黄泉天地可诏,我只愿花开不败与你红尘共逍遥。

—————-时光翩然轻擦,多年以后你已携手人家,可还记得那花前月下?—————–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一楼紫珠花,你站立窗边浅笑入画,我楼下抬首自此牵挂,你颔首走罢,我却情难自拔,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浮生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二楼醉蝶花,你浅眠梦蝶慵懒倚榻,我展翅翩飞斑驳朱砂,你梦醒刹那,我却留恋痴傻,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浮生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三楼芍药花,你白衣风华碧玉无暇,我砰然心动轻负韶华,你早有人家,我却伶仃白发,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浮生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四楼金香花,你转身回眸一倾华夏,我着装舞袖沐尽风雅,你心上有她,我却一身情疤,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五楼红掌花,你长征西塞金戈铁马,我痴候彼岸朝暮送霞,你迎她作嫁,我却独尝苦茶,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六楼蟹爪花,你权倾朝野君临天下,我十里桃林等君迎驾,你许她繁华,我却福薄如沙,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七楼醉木花,你金殿状元泼墨杀伐,我寒破草屋情丝挣扎,你揭缘喜帕,我却泪如雨下,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八楼蛛兰花,你刀起剑舞拨动琵琶,我苦种姻缘仍枯枝桠,你长歌潇洒,我却孑影天涯,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浮生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七十九楼竹桃花,你血染江湖人心复杂,我拼死相护以情赌押,你戏言笑话,我却尸寒骨化,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浮生笑靥如花?

花满楼,楼满花,八十楼开君兰花,你佛渡金身塑两全法,我情劫难逃辩你真假,你劝言放下,我却无声作答,来世谁再如你一般赐我浮生笑靥如花?

—————————回首一世孤寂,无言泪泣,还好有你可依。—————————–

回眸念一场往昔,闻一曲悲歌长泣,

那八十一楼的春兰娇色欲滴,

这岁月寒来暑往风月季,

叹一句尘世知音何其稀,

还好浮生有你作依。

你知晓我的悲戚,懂得我的琉璃,

问谁知孤雁独飞何处栖?

我赠你八十二楼的乃馨,

只愿自此携手不相离。

红尘路远谁知寂?

我踏遍山河寻你的消息,

那八十三楼的木兰还默念归期,

我在北漠醉酒栏倚,看尽月寒星移,

只待君归拂去我这一生凉凄。

奏一曲蒹葭却摔琴心止,

问十丈软红中有谁怜我韶华花期?

我折下八十四楼的蹄莲,

写一段过往回味,

问君此生遇我可悔?

半生荏苒,才知那八十四楼的槐花开尽是虚妄,

梦醒一刹,才知君是我此生最美的邂逅。

我在黑白小巷铺纸研墨画下一段槿色年华,

眺望北方,回首一世孤寂,

任由八十五楼的海棠将墨画点染,

映下这些许温暖的时光。

今世凡尘几度,我把思念酿成相思尽数饮下,

在八十六楼种下蹄莲,只愿那清幽袭香指引你归家。

八十七楼的花前月下,罂粟入骨,情毒膏肓,来世再许我一段有你的时光,不离不分可好?

当时年少,以为相守不过共朝暮,却花开陌上轻移步,我许你八十八楼的合欢花,不追忆往事只记当下情绵绵。

八十九楼琼花开,彼岸经年你我把酒拈花,轮回百世也将你勾画。

九十楼长至天涯,沙漠玫瑰也绽放,东风柳,西山翠,生世情不悔。

——————————紫楼鸢尾一夜蓝,景也百里路三千——————————————

——————————今后浮生动紫宵,也做蓝湖比翼鸟—————————————-

若你读到某些小情绪,那么是我幸甚,感谢你的体会。

若你觉得矫情生涩,那么也请你出于良善,缄默言语。

©请注明:s://www.gufengge.org/zeng-jun-yi-zuo-bai-hua-lou-bu-su-li-bie-bu-su-you/ +点击复制

相关古风诗词

发表评论

《赠君一座百花楼,不诉离别不诉忧》有一条评论

古风阁图标古风阁—唯美古韵,遗风犹存